新闻中心

“回望脱贫路、追梦奔小康”有奖征集作品选登⑨

1

一条小河从山与山的夹缝中,蜿蜒伸展过来,又在山与山的重叠中,蜿蜒流淌而去。鬼斧神工切割出的悬崖绝壁,可以遮风挡雨的洞穴,星罗棋布其间。这大概就是龙坝镇岩屋沟村村名的由来吧。从小在山里长大,虽然对山有种亲切感,可我更愿意探寻大山以外的传奇。没想到这次,这个仅有258户、不足千人的国家级贫困小山村,却令我恨不得立马飞奔过去,要一睹它的真容。

有同事做精准扶贫调研到岩屋沟村走了一趟,回来后惊讶地告诉我:“真是不可思议,一个小小的贫困村,竟然产生了4个博士,几十个大学生。”真的吗?我立即行动,于6月9日这天,冒着绵绵细雨,走进了这个神秘村落。真的,千真万确!一组的廖学明,武汉大学法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;姚青伟,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硕士。三组的郭婧,武汉大学医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,已经接到通知,9月份升读博士学位。十组的余孝东,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在读博士研究生。

“除此以外,代红、刘勇、熊运、刘梅、罗运、徐军等,我们村还出了20多个大学生。”村书记罗立超、主任刘定国、文书郭敏如数家珍,脸上洋溢着荣光,言语中流露出自豪。村书记话没说完:“还想知道不,我们还有部队的首长,资产过亿的老板。”

岩屋沟村离县城40多里,往东,可以穿过大巴山直抵东海,往西,不到半个小时,就只能止步于蛇曽横行的老阴山了。岁月留下的痕迹,让我习惯性地想像着它的从前:两匹梁子一条沟,成天喝的稀溜溜,要想致富没指望,一靠供应二靠偷。改革开放以来,尤其是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,岩屋沟村的乡亲们,憧憬赶不上变迁,好多幸福满满的新鲜事儿总让他们始料未及。但是,直觉告诉我,不是种就是养,单一的产业结构又实在乏善可陈。只有这些子弟们勤奋好学,依靠学业走进神圣殿堂,闯出一片新天地,开出的花儿,才是这个时代百花园中光彩夺目的那一朵。俗话说,读书不是唯一的路,但却是最好的路。这里的孩子们在极其贫困的条件下学有所成,就用实际行动走出了这么一条最好的路。

每簇盛开的花朵下面,必有一汪泉水滋养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么一群人,从近乎封闭的贫穷大山里走出去,笑傲江湖的呢?这才是我此行的终极目的。邻居和家长们说:刻苦呗,只有吃得苦中苦,才能熬得人上人。村干部们说:品行好!他们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踏实肯干,从小就做什么成什么,要做就做到最好。镇上驻村干部伍天赐介绍说:应该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首先是榜样的作用。早先就因为表现突出,出了一位部队首长,让大家看到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,天道酬勤。其次是引导的作用。一直以来,岩屋沟村的干部作风过硬,坚持原则,主持公道,处事公平公正,让大家能从自身行为上看到应有的预期。所以,这个村的村民,一直都很守本分,讲规矩,以礼待人,依理处事,不扯皮,不耍滑。当然,传统也十分重要,大家都重视教育,舍得投入,抗得住艰难,耐得住寂寞。

正好,赵祖斌在新冠疫情高峰过去后回家探望父母,我们相遇,我就请他奉献秘密。过了几天,他在微信里这样回复我:“再穷不能穷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。我们村十分重视教育,读书人受礼遇,每家每户都以出大学生为荣,形成了你追我赶的风气。父母见到了读书利好,不断向我们灌输学习能够改变命运的思想,并时刻要求我们向村里的榜样学习。从小在这样一种感召熏陶下,我们树立目标、严于律己、奋发图强。几代人在力图通过教育脱贫的过程中,我们还结成了互帮互助共同体,在自身发展的同时,也很关心后辈,总是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”

这算得上是一个相对深刻的总结吧,好多方面与前面的看法不谋而合,或者互为因果。或许有人会说,还是国家教育政策的功效吧。国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普及九年义务教育,实行公开考试、择优录取、国家助学等措施,经济落后、教育资源先天不足的农村,尤其是像岩屋沟村这么长期贫困的地方才会有如此景象。当然,万物生长靠太阳。可是,我要提醒的是,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这轮太阳又何曾有过厚此薄彼呢?岩屋沟村花朵艳丽,是在同一轮太阳照耀下,又由岩屋沟村特有的泉水滋养而绽放。